首页 >诗词鉴赏 >唐诗总论

唐诗总论

时间:2014-07-28 来源:阅来网

  国初,上好文章,雅风特盛。沈、宋始兴之后,杰出于江宁,宏 肆于李、杜,极矣!右丞、苏州趣味澄复,若清狁之贯达。大历十数 公,抑又其次,元、白力勅而气孱,乃都市豪估耳。刘公梦得、杨公 巨源,亦各有胜会。刘德仁辈时得佳致,亦足涤烦。(〔唐〕司空图 《与王驾评诗书》)
 
  王右丞、韦苏州,澄澹精致,格在其中,岂妨于遒举哉?贾浪仙 诚有警句,观其全篇,意思殊馁,大抵附于蹇涩,方可致才,亦为体 之不备也。(〔唐〕司空图《与李生论诗书》)
 
  有唐三百年诗,众体备矣。故有往体、近体、长短篇、五七言律 句绝句等制,莫不兴于始,成于中,流于变,而眵之于终。至于声律 兴象,文辞理致,各有品格高下之不同。略而言之,则有初唐、盛 唐、中唐、晚唐之不同。详而分之,贞观、永徽之时,虞、魏诸公,稍 离旧习,王、杨、卢、胳,因加美丽,刘希夷有闺帷之作,上官仪有婉 媚之体,此初唐之始制也;神龙以还,洎开元初,陈子昂古风雅正, 李巨山文章宿‘老,沈、宋之新声,苏、张之大手笔,此初唐之渐盛也。 开元、天宝间,则有李翰林之飘逸,杜工部之沉郁,孟襄阳之清雅, 王右丞之精致,储光羲之真率,王昌龄之声俊,高适、岑参之悲壮, 李颀、常建之超凡,此盛唐之盛者也j大历、贞元中,则有韦苏州之 雅澹,刘随州之闲旷,钱、郎之清赡,i甫之冲秀,秦公绪之山林,李 从一之台阁,此中唐之再盛也。下暨元和之际,则有柳愚溪之超然 复古,韩昌黎之博大其词,张、王乐府,得其故实,元、白序事,务在 分明,与夫李贺、卢仝之鬼怪,孟郊、贾岛之饥寒,此晚唐之变也。 降而开成以后,则有杜牧之豪纵,温飞卿之绮靡,李义山之隐僻,许 用晦之偶对,他若刘沧、马戴、李频、李群玉辈,尚能黾勉气格,将迈 时流,此晚唐变态之极,而遗风余韵,犹有存者焉。(〔明〕高様《唐 诗品汇》总序)
 
  唐诗之变,渐矣!隋氏以还,一变而为初唐,贞观、垂拱之诗是 也;再变而为盛唐,开元、天宝之诗是也;三变而为中唐,大历、贞元 之诗是也;四变而为晚唐,元和以后之诗是也。(〔明〕高様《唐诗 品汇》五言古诗叙目)
 
  唐承六代之余,崇尚诗学,特命词臣定律诗体式,制科以此取 士。贞观之际,王、杨、卢、骆号称四杰,其诗多沿旧习。陈、杜、沈、 宋继之,格律渐高。而陈拾遗尤为复古之冠,其五言古诗,原本阮 公,直追建安作者。自后曲江继起,浸浸称盛。开元、天宝之际,笃 生李、杜二公,集数百年之大成。太白天才绝世,而古风乐府,循循 守古人规矩;子美学穷奥安,而感时触事、忧伤念乱之作,极力独开 生面。盖太白得力于《国风》,而子美得力于大、小《雅》,要自子 建、渊明而后,二家特为不祧之祖。其辅二家而起者,有王维、孟浩 然、高适、岑参、李颀、王昌龄、刘眘虚、裴迪、储光羲、常建、崔颢诸 人。而元结又有《箧中集》一选,集沈千运、王季友、于逖、孟云卿、 张彪、赵^5:明、元融七人之作,都为一卷,其诗直接汉人。故论诗者 至开宝之世,莫不推为简古,寄至味于淡泊”,气象近道,盖卓乎不 为时域者也。其扬王、孟之余波者,刘长卿犹不失雅正,而钱起次 之。钱起与耿讳、卢纶、韩栩、李端、司空曙、吉中孚、苗发、崔峒、夏 侯审并称“十才子”。然十子之中,不无利钝,而足与钱、刘相羽翼 者,唯郎士元、李嘉祐、皇甫冉兄弟。贞元、元和之际,韩文公崛起, 以天纵逸才,为起衰巨手,诗继李、杜之盛。而柳宗元独传骚学,亦 宗陶公,五言幽淡绵邈,足继苏州,故世并称曰“韦、柳”。辅韩文 公而起衰者,孟郊东野也;与柳州称契者,有刘禹锡焉。其他元、 白、张、王之乐府,卢仝、李贺、刘叉之诡怪,姚合、贾岛之艰僻,非不 瑰奇伟丽,卓然成家,然于此道中别辟一境,遂为旁门小宗矣。太 和、会昌而下,诗教日衰,独李义山矫然特出,时传子美之遗;特甩 事过多,涉于浓滞,或掩其美。次则杜牧之律体,寓拗峭以矫时弊, 犹有健气。义山与温庭筠、段成式并为西昆体,然温非李俦也。其 余皮、陆、许浑、马戴、赵嘏、韦庄、罗隐、唐彦谦诸人,虽间有逸韵, 靡靡无足观。降而韩惺之《香奁》,风益下矣。盖终唐之世,称大 家者,以李、杜、韩三家为宗。古诗之得正音者,陈、张、韦、柳四家 为宗,而元结、沈千运诸人为辅。律诗之称正音者,王、孟二家为 宗,高、岑、钱、刘诸人为辅。此唐诗之大较也。若夫唐人乐章,多 尚铺张,不若柳子厚之《唐雅》二篇,《铙歌》十二曲,为足追古作 者。而乐人所歌,又在诸名人绝句,如王之涣之《凉州词》、王维之 《阳关三叠》,其尤著者。其他朝庙应制诸诗,体崇巨丽,固以唐初 前后四子及燕、许诸人为正云。唐风既衰,五代干戈之际,作者寥 寥。(〔清〕鲁九皋《诗学源流考》)
 
  或问唐诗何以分初、盛、中、晚之说?曰:初唐自高祖武德元年 戊寅岁至玄宗先天元年壬子岁,凡九十五年。盛唐自玄宗开元元 年癸丑岁至代宗永泰元年乙巳岁,凡五十三年。中唐自代宗大历 元年丙午岁至文宗大和九年乙卯岁,凡七十年。晚唐自文宗开成 元年丙辰岁至哀帝天祐三年丙寅岁,凡七十一年。溯自高祖武德 戊寅至哀帝末年丙寅,总计二百八十九年,分为四唐。然诗格虽随 气运变迁,其间转移之处,亦非可以年岁限定。况有一人而经历数 朝,今虽分别年岁,究不能分一人之诗,以隶于每年之下。甚之以 讹传讹,或一诗而分载数人,或异时而互为牵引,则四唐之强分.疆 界,毋亦刻舟求剑之说耶?然初盛中晚之年分起讫,初学又不可不 识之。(〔清〕冒春荣《葚原诗说》卷三)
 
  诗至盛唐,至矣。中唐如韩退之、孟东野、李长吉、白乐天,虽 失刻露,要各具五丁开山之力。至晚唐诸公,乃仅仅以律句、绝句自喜耳。(〔清〕牟愿相《小澥草堂杂论诗》)
 
  唐诗妙境在虚处,宋诗妙境在实处。初唐之高者,如陈射洪、 张曲江,皆开启盛唐者也。中、晚之高者,如韦苏州、柳柳州、韩文 公、白香山、杜樊川,皆接武盛唐、变化盛唐者也。是有'唐之作者, 总归盛唐。而盛唐诸公,在境象超诣,所以司空表圣《二十四诗 品》及严仪卿以禅喻诗之说,诚为后人读唐诗之准的。(〔清〕翁方
 
  初、盛间五言古,陈子昂为冠;七言短古、五言绝,王勃为冠;长 歌,胳宾王为冠;五言律,杜审言为冠;七言律,沈佺期为冠;排律, 宋之问为冠。(〔明〕胡应麟《诗薮》内编卷四)
 
  初唐人专务铺叙,读之常令人闷闷,惟闺闱、戎马、山川、花鸟 之辞,时有善者。求其雅人輝致,实可兴观,惟陈拾遗、张曲江两公 耳。(〔清〕贺裳《载酒园诗话》又编)
 
  初唐王、杨四子,创开草昧,颇类项王。至陈子昂之古,张九 龄之秀,宋之问之健,乃足贵耳。(〔清〕牟愿相《小懈草堂杂论 诗》)
 
  .初唐大家,陈子昂第一,宋之问次之,然二子皆小人。武后时, 子昂上《大周受命颂》,后死于贪令之手。之问附武三思杀五王, 以狡险盈恶赐死。每恨其人,不为诗文作主。(同上)
 
  初唐法格纯正,自推燕、许、沈、宋、必简诸公,拾遗、曲江别创 古调,便开韦、柳法门矣。于鳞称伯玉“以其古诗为古诗”,洵为辨 眼,非竟陵所知。(〔清〕叶矫然《龙性堂诗话》初集)

相关内容